<rt id="o60ys"><small id="o60ys"></small></rt>
<rt id="o60ys"><small id="o60ys"></small></rt><rt id="o60ys"><small id="o60ys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o60ys"></acronym>
<rt id="o60ys"><small id="o60ys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o60ys"><optgroup id="o60ys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sup id="o60ys"></sup>
<acronym id="o60ys"><small id="o60ys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o60ys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o60ys"></acronym>
<rt id="o60ys"><center id="o60ys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o60ys"><optgroup id="o60ys"></optgroup></acronym><rt id="o60ys"></rt>
<rt id="o60ys"><small id="o60ys"></small></rt>
當前位置: > 法律知識 > 法律案例 > 刑事案例 >

【法幫說法】遺棄罪經典案例

2019年06月26日17:29        法幫網      法律咨詢     我要評論

律師點評:

經典案例

【案情】

被告人:趙某,男,29歲,省諸暨市人,無業,住諸暨市城關鎮望云新村13幢1號3樓。

被告人:何某,女,29歲,浙江省諸暨市人,農民,暫住諸暨市安華鎮蔡家畈村。

被告人趙某、何某于1993年3月15日由乘火車至17日到達諸暨市,何某生下一對孿生早產女嬰,住進諸暨市人民醫院婦產科。根據醫囑,趙某隨即乘車將孿生女嬰送往浙江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住院治療。入院時,這對女嬰體重分別為1350克和1400克,生命力極其微弱。當時醫生告知,女嬰住院過程中可能發生呼吸暫停、黃疸、低溫、敗血癥,預計后果有好轉、惡化、死亡幾種可能。趙某在預交了4000元醫療費后即離去。爾后,經過醫務人員一個多月的精心治療和護理,嬰兒病情好轉可以出院。醫院即按照趙某提供的住址,先后多次發電報、去信通知趙某夫妻來醫院辦理女嬰出院手續,均不見回音。在此期間,何某因產后體質虛弱,又患肝炎,于同年3月17日至6月3日在諸暨醫院治療。同年7月1日,趙某從給兒童醫院打電報稱:因經濟官司暫無法脫身,雙胎女嬰務請再保育一些日子,待事辦妥后即帶款接女出院。此后,趙某仍遲遲不到醫院接女嬰。同年11月30日,兒童醫院派人到諸暨市找兩被告人未著,請其親戚徐××代為通知趙某、何某到醫院辦理女嬰出院手續。趙某于同年12月上旬到醫院,當面答應回去籌款,接女兒回家,但回去后又無音訊。嗣后,新聞單位紛紛報道了孿生女嬰被遺棄在醫院的情況,兩被告人才先后于1994年2月5日和7日到醫院看望女兒,但仍無接回的行動,使女嬰在醫院置留長達10個月之久。

1994年2月24日,兒童醫院向杭州市上城區人民法院控告趙某、何某犯遺棄罪,要求法院追究他們的刑事責任,并要求兩被告人償付孿生女嬰的醫藥費、等費用共計45594.92元。

【審判】

杭州市上城區人民法院經公開審理認為,被告人趙某身為嬰兒的親生父親,將其病危的孿生女嬰送到醫院后,便置之不顧,長時間不去探望,使女嬰得不到親人的撫養,長期置留在醫院,情節惡劣,其行為已構成遺棄罪。鑒于其家庭實際困難及其認罪、悔罪的表現,可酌情從輕處罰。被告人何某產后體質虛弱,并患肝炎,其當時的體能難以承擔撫養雙胎女嬰的義務,當她到醫院探望時,雙胎女嬰的醫療費已累計巨大,一時難以付清,其不愿接回女嬰有一定的客觀原因。何某的遺棄行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,可不認為是犯罪。據此,該院為嚴肅國家法律,維護社會穩定,保護兒童的合法權益不受侵犯,又從有利于民事部分調解協議的履行和對孿生女嬰的撫養出發,依照《中華人民共和國》第一百八十三條、第六十七條和第十條的規定,于1994年6月9日判決如下:(一)被告人趙某犯遺棄罪,判處有期徒刑一年,緩刑一年。(二)宣告何某無罪。

本案在審理過程中,經過調解兩被告人與自訴人就民事部分當庭達成協議:被告人趙某、何某夫婦應支付自訴人浙江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醫療費、撫養費45594.92元,分三次付清。趙某、何某夫婦于1994年3月24日領走了已在醫院生活了1年零7天的雙胞胎女兒。

一審法院判決后,何某服判。趙某不報,提出上訴,認為一審法院判決事實不清,適用法律不當,被告人沒有遺棄女嬰的故意。

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二審審理后確認,原審法院判決認定的事實,有浙江省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收治兩名孿生女嬰的住院病歷、醫院與趙某來往的信件、電報等書證,有關證人證言及趙某、何某的供述等證據證實,并有醫院派專人前往諸暨市尋找趙某等人的材料相印證,本案的主要事實清楚。該院認為,上訴人趙某身為嬰兒的親生父親,卻將嬰兒送至醫院后而不顧,致使嬰兒長期置留在醫院,情節惡劣,其行為已構成遺棄罪。被告人何某產后體虛,且患肝炎病,其遺棄嬰兒的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,不認為是犯罪。原審判決對兩被告人的定性和適用法律準確,量刑適當,審判程序合法。趙某提出的上訴理由與客觀事實不符,不予采納。據此,該院依照《中華人民共和國》第一百三十六條第(一)項的規定,于1994年9月15日作出裁定:駁回趙某的上訴,維持原審判決。

 

以上文章皆為法幫網小編為您主編,歡迎閱讀!

如有任何法律問題,可撥打免費法律咨詢熱線:4000 110 148

 

img

 

 

相關閱讀:
相關搜索:
知識首頁頭條推薦:【法幫說法】檢察院把案件駁回公安機關可以取保放人嗎?
網友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>>
用戶名:密碼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我要提問:
免費向在線律師咨詢:
推薦律師 更多律師>>
按地區找律師
刑事案例知識排行榜
刑事案例推薦知識
在線免費咨詢
關于法幫網 | 服務條款 | 聯系我們 | 網站聲明 | 網站導航 | 找律師
| |
北京網絡警
察報警平臺
不良信息
舉報中心
中國文明網
傳播文明
經營性網站
備案信息
伊犁| 果洛| 库尔勒| 大兴安岭| 扬中| 丹阳| 燕郊| 黑龙江哈尔滨| 伊春| 清远| 台北| 长葛| 贵州贵阳| 泉州| 牡丹江| 桐乡| 巢湖| 邳州| 鹤岗| 荣成| 扬州| 天水| 洛阳| 营口| 贺州| 塔城| 文昌| 鄢陵| 乌兰察布| 淮北| 绥化| 贺州| 滨州| 宜都| 宁德| 雄安新区| 和田| 扬中| 平顶山| 丹阳| 新余| 东方| 海南| 宜都| 高密| 泰兴| 吉林| 安顺| 通化| 文昌| 怒江| 大连| 灌南| 济南| 资阳| 黑河| 淮北| 定安| 克拉玛依| 西双版纳| 池州| 偃师| 清远| 辽源| 朔州| 张北| 阿拉尔| 岳阳| 永新| 金坛| 保定| 广州| 余姚| 广安| 周口| 安吉| 沧州| 定安| 瓦房店| 六安| 威海| 南京| 安吉| 禹州| 宜宾| 莆田| 新泰| 甘南| 金昌| 阜阳| 梧州| 陕西西安| 赵县| 宜昌| 咸宁| 河北石家庄| 青海西宁| 丹阳| 嘉善| 衡阳| 六盘水| 岳阳| 长治| 那曲| 酒泉| 黄南| 中卫| 蓬莱| 定州| 任丘| 醴陵| 固原| 大同| 萍乡| 温岭| 德清| 萍乡| 阿里| 四平| 鸡西| 六安| 赣州| 承德| 迪庆| 东营| 九江| 苍南| 衡阳| 海西| 滁州| 邢台| 吐鲁番| 克孜勒苏| 日土| 潜江| 楚雄| 贵港| 锡林郭勒| 昌都| 泰兴| 库尔勒| 德清| 博罗| 邢台| 文山| 灵宝| 烟台| 丽水| 晋中| 沛县| 鞍山| 连云港| 甘孜| 遵义| 河源| 商洛| 乌兰察布| 贵港| 天门| 哈密| 莒县| 铁岭| 庆阳| 海南| 台山| 屯昌| 忻州| 通辽| 甘孜| 莆田| 仙桃| 泗阳| 徐州| 牡丹江| 临夏| 宁国| 天水| 东营| 馆陶| 毕节| 湘潭| 汉中| 黄冈| 安吉| 辽宁沈阳| 白银| 东方| 信阳| 吉林长春| 邹城| 怀化| 新泰| 图木舒克| 榆林| 金坛| 沧州| 阜阳| 柳州| 宜都| 洛阳| 绍兴| 黔西南| 德州| 宿迁| 眉山| 徐州| 广西南宁| 天门| 荆州| 扬中| 永州| 甘南| 潍坊| 启东| 五家渠| 临夏| 广汉| 东阳| 眉山| 瑞安| 克孜勒苏| 阿拉尔| 金昌| 自贡| 秦皇岛| 惠东| 甘南| 遂宁| 牡丹江| 吉安| 安顺| 仙桃| 亳州| 毕节| 抚顺| 咸阳| 邳州| 怀化| 六安| 扬中| 新疆乌鲁木齐| 益阳| 日喀则| 长治| 赣州| 东方| 南通| 清远| 滕州| 通辽| 昆山| 河北石家庄| 厦门| 宝鸡| 济源| 昌都| 淄博| 阿勒泰| 宿州| 临海| 随州| 姜堰| 海门| 宣城| 迪庆| 宜都| 马鞍山| 新余| 天门| 广饶| 湖北武汉| 德州| 吉安| 海西| 海丰| 贵州贵阳| 肇庆| 鹤岗| 桂林| 平凉| 邵阳| 牡丹江| 保定| 马鞍山| 庆阳| 新沂| 甘南| 清远| 伊春| 安岳| 涿州| 百色| 七台河| 黔南| 亳州| 十堰| 广元| 天长| 乐平| 大兴安岭|